四幻

有没有

写在前面

在地铁上看缓存了很久了的视频,大概是最近心情很低落的原因,从前再虐的视频都不会哭的,却直接在地铁上哭了,坐我旁边的大叔大概觉得我是神经病吧。在这个视频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,每一次听都会觉得难受到肚子疼。这次的话,是第一次产生要写文的冲动。就是一个双向然be的故事。

写了大概有大半年了,现在看看仿佛不用往后写了也是可以的,就当是小短篇吧。谢谢视频作者(微博:SheepOnLiii)同意我以此为背景写文。



Turn off the radio. Turn off the lightsyou know.

张艺兴其实很知道事情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,一个成年男人不会真的像外界以为的那样不谙世事。而吴世勋也很知道事情总是有结束的时候,不是那一天,就是这一天,不是过去的某一天,就是将来的某一天。

他们毅然选择了义无反顾地开始。

他们坦然接受了悄无声息地结束。

 

灿烈开车的时候总是喜欢放着广播。成员们赶完通告一般都累到不想动弹,也只有灿烈才会选择自己开车回宿舍,毕竟他是演唱会结束都要自己当司机的人。伯贤总是愿意陪着灿烈一起回去,当然感情好是一个方面,伯贤也担心灿烈疲劳驾驶会出问题,有个人陪着说说话总归精神一些。所以他俩回去的路上总是吵吵闹闹的,即使放着广播也只是当作背景音乐并没有人真的在听。

这次的录制弄了很久,通告原本是说录一期大概一小时的节目,经纪人一大早就来宿舍把九个人拉走,大家迷迷糊糊进了化妆间,毫无预知这一天会特别漫长。一般的综艺节目妆容都比较简单,显得大家气色挺好就行,很快就结束了。等了一会伯贤最先开始坐不住,刷起了手机,私生爱豆开始日常监视劳尔。本来还边看着手机边笑,连刷到十几条抱怨节目组的推,一下子清醒了。分享到成员们的群里,整个化妆间几乎立刻就安静下来。艺人的辛苦艰难,多少次想要放弃一了百了,要不是还有这些支持自己的人的声音,虽然遥远又微弱,虽然难辨真假难说实效,但总算是依靠着这些坚持下来了。但是能为他们做的真的很少吧,比如说这样的时刻,看着他们为自己受委屈,却只能这样看着,甚至连自己的看到和知道都要小心隐藏。没有人在群里回复,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人开口说话。

后来是节目组终于来人通知说准备进演播间了,化妆姐姐最后一次补妆,世勋对着她说了一句,“拜托请帮我画得再仔细一些,拜托了”。不明所以的姐姐笑着回答道“世勋本来就已经很好看了,粉丝们见到一定会很喜欢的呢!”大家也只好打趣这个最小的弟弟最爱漂亮。出道这几年,假装自己很好这门功课,每个人都很认真地修习。

主持人是对他们很好的前辈,大概也是知道后台的一些龃龉,很积极地帮助他们活跃起来。一开始成员们都不怎么在状态,这个团几个年纪大些的都不怎么爱说话,年纪小的又有些七情上面,好几次主持人抛的梗都没人接,场面有些尴尬。关键时刻还是队长挺身而出,几个冷到南极的笑话让孩子们想起了怼队长的乐趣,一来二去气氛好歹活跃起来。也是想到粉丝们还在等着,好好地录制节目才是正理,大家打起精神走起流程也顺利多了。

张艺兴其实很不擅长应对这种大家都不怎么说话的情形,毕竟平时几个活泼好动的弟弟在的时候,自己只需要安安静静在一边看他们吵吵闹闹就好。想来也就那三次,灿烈和伯贤都不说话了。所以才说“这两个孩子不会每一次都在啊,还是需要队长这样的人的”。队长又一次这样让大家开他玩笑,张艺兴内心里感谢也有难受也有,不过也是松了口气。轮到自己的时候,一说到屁股的事,就猜到是里兜,小小地威胁他一下。主持人也是灵得很,知道“摸屁股”大概能成梗,轮番让他演示,果然大家暴笑,连工作人员们都克制不住笑声。又说到“那嘎粗塞哟”,伯贤大概真的有些受伤吧惦记了那么久,节目里已经是第三次提起。伯贤听哥哥好好地解释了一番,内心十分满足,其实也只是想让哥哥再说一遍这个故事,大概有一些“你看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你对我可不好了你得对我再好一些才行”的意味。

张艺兴有的时候会想,为什么事情从来就不能好好地顺利下去呢?明明气氛好起来了,明明大家都有说有笑了。就是这时候,自己开始觉得胃不舒服。一开始以为是早餐吃得急了,揉了一会,还是疼。细心的大哥在一旁发现了,低声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队长也很快觉得不对,几次转过头看。本以为忍一忍就好,没想到开始冒冷汗。主持人经验丰富,找准时机让大家休息,又让助理送过来毯子让自己盖着。疼得连谢谢都说不好,吃了药还在等药效,张艺兴心想幸好自己的part结束了,不说话也没什么关系。朝成员们点点头让他们安心,继续录制。

弟弟们的部分一个个进行,药效上来了舒服了很多。

世勋呢,录节目前要求“妆容要再仔细些”的世勋,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。

轮到暻秀的part,张艺兴没忍住暴露了自己对霸王龙的执念,顺便又暴露了韩语水平,虽然成员们平常也习惯了自己奇奇怪怪磕磕绊绊的说话,这次在主持人的搅和之下,莫名戳中这些韩语母语者的笑点,演播室里一时间热闹起来,暻秀这样沉稳的性子都忍不住笑到一边,灿烈和伯贤更是笑到表情失控。

世勋,也终于好好地笑了。

吴世勋和队长做了很多年的室友,从自己还是个孩子开始,就一直被这位哥哥照顾。这位哥哥也是真的把自己当亲生弟弟看待,自己爱吃的东西,哪怕是身为养生协会成员的他内心拒绝,也总是替自己准备一些放在房间里;练习晚了回来,灯也总是留着,有的时候还有汤药温着。对自己这么好的人,那就原谅他不爱打扫卫生吧,不过在节目里还是要狠狠揭露一下才行。

但是我已经不是孩子了。

我有自己的亲哥哥。

观相的老先生说吴世勋会是个好父亲。

访谈的部分结束,毕竟是出道以来第一次这样的全员访谈,意义重大自不必说。换上舞台表演的服装,终于可以见到苦苦守候的粉丝们。

舞台对于艺人的意义是怎样的呢?多少年作为练习生的等待与煎熬,成为幸运儿之后的忐忑与压力,所有这些堪称负担的东西,是为了什么要背负呢?对张艺兴来说,无非是对这个迷人的舞台的野心吧。想要站在上面,想要一直站在上面,想要被别人看见,想要被大家一直看着,这样的野心吧。而代价,长时间舞蹈练习必然的伤痛,两地奔波无时无刻消耗着自己。自己不会是唯一一个在工作中受伤的人,不是唯一一个身体不舒服坚持工作的人,没有什么大不了。

独角戏是自己的歌。企划安排自己有solo表演,是为自己之后的solo专辑造势,这样的机会,等了多久了。终于,张艺兴可以弹着吉他,打扮成一个歌手的样子,在舞台上,唱起自己的歌。

观相的老先生说张艺兴事业会发展的很好。

节目录制时间严重超时,结束之后经纪人开始分配回宿舍的车辆,叮嘱他们回去好好休息。灿烈和伯贤早早站在一起,反正他俩来的时候就是一车。剩下七个人,还没等经纪人排好,张艺兴走到伯贤身边,笑着对灿烈说,我和伯贤一起蹭你的车回去,你要好好开车哦。剩下六个就好排了,珉勉辰,开度勋。

累了一天,张艺兴都觉得自己的胃疼被累得不那么厉害了。跟着灿烈和伯贤往车库走,车锁一开就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。靠着车窗,看了前座两人进来。灿烈贴心地把车内灯调到昏黄,把广播声音调得小小的。

一路上,灿烈和伯贤在前排时不时交换眼神。

怎么回事啊?

我怎么知道?

吵架了?

没听说啊?

等红灯的时候,灿烈实在忍不住回头看。

张艺兴整个人斜着靠在一边,右手还按着胃,眼睛半眯着,像是在望着车窗外。

红灯倒计时结束,伯贤拍了拍灿烈,车子又向前开。年轻人开车霸道些,把后面两辆保姆车落下了一个街区。经纪人本来还担心,一想到张艺兴在车上,料定灿烈开车也会悠着些,就放下准备给伯贤打电话的手机,回过头准备称赞一下大家今天配合的都不错,说些编导很满意节目效果应该很好之类的话。

暻秀一脸深沉思考的样子,经纪人早已习惯了,开受了伤之后情绪一直不高也很正常。吴世勋,今天开口说的话,超过五句没有?

暻秀和开两个都没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上车之后都在默默观察吴世勋。

吴世勋手里一直轻轻握着手机,也不解锁打开,就那么半握着。手机稍不留神就会滑落出来,他一副随它去的样子。车里没有开灯,偶尔路灯的光闯进车里,打在吴世勋脸上,忽明忽暗里,只能看见他一脸欠揍的无所谓的表情。




评论(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