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幻

点炮

#纪念背吻三周年

#行踪成谜xxx

#没有逻辑瞎写



张艺兴醒过来,大腿间一片湿。


偶尔吴世勋会在视频的时候提一些要求,这些小游戏要是搁三年前的张艺兴,是想也想不到,更不可能答应,更更不可能主动的。


这两个人的年龄差还是挺合适,比喻成“抱金砖”也无不可。刚在一起那会儿吴世勋啥也不懂只晓得蛮干,张艺兴虚长三岁,情窍刚开就被愣头小子堵住,很是体验过年少轻狂、满地攀爬的时光。该学的花样也爱照着小视频摆弄,亏得两个人韧带都打得开,自由发挥也不在少数。编舞老师也爱那些充满暗示的动作,生怕舞台班摩擦不出火花,小吴贴着小张挺挺胯,小张对着小吴扭扭腰。那会儿小吴毅力不足不懂控制,也实在是白花花的脖颈粉嫩嫩的胸口过于香喷喷,常常一堂课下来运动裤前裆白渍灼人。


吴世勋左手虚虚收成大概张艺兴胸口的弧度,右手挂着档,一边想象肉体的温热黏腻,一边感叹自己年纪轻轻混得真惨,好好的自动挡强行手动,稍微泄个火可以,久了实在是不得劲。手机里传来张艺兴的喘息,那边估摸着跳蚤也调到了最大,声调开始变形,快到吴世勋最喜欢的频率,马上就要失控。这会儿张艺兴和吴世勋隔着一整个太平洋,刚开始两人还觉得时差实在恼人,等缓过来了发现正好一早一晚,来一发,小吴早起精神抖擞去上班,小张睡前泻火排毒好睡眠。


张艺兴二八以后,第一大发现是自己身子骨不如从前,第二就是自己需求开始成倍的往上涨,大概是真得了趣味,来北美也才一礼拜不到,实在是想要的紧,头一回在视频聊天的时候提要求说要做,把吴世勋激动得,还没来得及问艺兴自己怎么弄,就看小张拿出来跳蛋一脸淡定问他说明书上日语,还解释这在网上能买到而且能过海关。遥控器一按,两头就起了火。


“小别胜新婚”两个人都懂。这两年张艺兴过得跟地下党没什么区别,除了能见人的行程,就是只能见一个人的行程,还得钻着海外工作的空子,见缝插定海神针。吴世勋新买了自己的房子,装修的时候就知道这家伙满脑子男盗男娼,提的要求全往“方便行事”上靠,还特地买软床软垫软被子,就跟求欢成功的小鸟似的要搭窝筑巢。集体宿舍时期两个人只能在硬板床甚至地板上做,艺兴很是吃了些苦头,膝盖头胳膊肘总是红红的竟然还招惹女粉丝直呼可爱。确实可爱,吴某人懂,不过也不能让艺兴太疼,总归舍不得。


这次是回首尔拍mv,总算是能多呆几天,小吴有时觉得自己像个在线炮友,小张一句“来吗”,就“来了”。张艺兴一进主卧就看大床边地上好好摆着十分眼熟的旧床铺,问道,“不是说扔了么这些家伙事儿,怎么还摆着?”


“睡你的时候要软床,我自己硬的就行。”


张艺兴一抿酒窝,心想会说中文真了不起。


“来吗”



评论(12)

热度(79)

  1. 菲楠馨四幻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