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幻

哥哥,帮我

*恰好是六周年,算是庆祝


“哥哥,帮我” 

张艺兴一抬头就看见吴世勋那五颜六色的脑袋,眉头有些皱着,脸色也透露着某种委屈。但他如果再仔细看看弟弟的眼神,那里面更多的是势在必得的期待,就好像年幼的孩子像母亲撒娇讨要糖果。

“勋呐,等一下哦,我把这一段再改一下看看。要不,你先去洗手间?”

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,张艺兴也已经开始习惯。这个弟弟进入青春期不久,好像有无穷无尽的能量要向外宣泄。即使是白天通告繁忙,回到宿舍也最是精神抖擞的一个。他偶尔回想18,19岁的自己,好像就没有这么严重,也就是偶尔洗澡的时候自己处理一下也就可以解决。弟弟就不同,很频繁的样子,而且每次都要很久。

“那我先去洗澡,等哥哥来。”

张艺兴拿上自己的毛巾推开靠近自己房间的浴室门,弟弟浑身都是泡泡,一脸烦恼地搓着身体。他放下毛巾走到莲蓬头下,嘲笑道“自己不会先解决一下么,还没学会?”

“自己弄过了,就是出不来才找哥哥的,怕每次都烦哥哥,你会嫌我麻烦”

“怎么会嫌你。不过我洗过澡了哦,就这样帮你弄哦”

说着就手掌套上了弟弟下体。这家伙今天格外兴奋,挺立在那儿真是无法忽略。张艺兴就觉得得用手挡上才能“眼不见为净”。

弟弟才刚刚开始男孩子的二次发育,连胡茬也是毛茸茸的可爱,骨骼也因为猛然上窜的缘故细细长长,满身的泡泡包覆之下,就像刚刚出生的小鸡仔儿。唯有他现在手握着的物件,粗长还显狰狞。他站在弟弟身后,虚虚怀抱着他,害怕泡沫会沾上自己家居服。他一下一下的动作,弟弟就开始喘息想要往自己身上靠。他便一点一点向后退,终于靠到冰冷的玻璃墙。后背突然一击手上的力道就不受控制,一下用力弟弟拿上叫了一声。

“弄痛你了?我……”

还没说完弟弟就转过身来把脑袋靠近张艺兴的脖子,紧紧贴着在他耳边粗声呼气。

“我洗过澡了呀,衣服又白换了。”他嘟嘟囔囔。

“我给哥哥洗,脱了这件吧反正都湿了。”

吴世勋用下体把哥哥往墙上顶,双手一掀哥哥的上衣,那皮肤是自己肖想已久的耀眼白皙。太白了,想要毁掉,想要让这白沾上自己的东西,全是自己的味道。于是埋头就是一顿漫无目的地啃咬,从肩膀头到胸口又到小腹,咬的用力了哥哥不开心,就会拍他后背,就在那处舔一舔。

“哥哥手别停”,因为换了姿势张艺兴的双臂有些无措,吴世勋掰过他的手又套上勃发的物件,“继续,让我出来吧哥哥”

“你要好久哦,我手酸了”

“那怎么办,我忍了好几天了就会这样,你前几天那么忙都不理我”

张艺兴实在是觉得这个姿势别扭,道,“那用腿吧反正我裤子也湿了。”

裤子瞬间就被扒下来,“好几天不见了,这里还是粉红色的,夹紧些。”

在吴世勋的性启蒙里,白是张艺兴,粉是张艺兴,他的每一寸皮肤自己都瞻仰。他探索这具身体能给自己多少的快乐,他因为这具身体,学会了含住耳垂,学会了用呼吸和舌头磨蹭脖颈,学会了用触摸领略曲线,学会感官。每一次,都比上一次更好,他不知道这种快乐的尽头在哪里,有没有尽头。他也探索着自己的身体,张艺兴的手经过的地方都是鲜活的,激动的,没有被宠幸过的地方都是失落的,嫉妒的。恨不得,恨不得,自己完全的融进他,或者他完全的融进自己。

哥哥背对着自己,他无处可去,只有那双腿间狭小的缝隙可以救自己。他双手不断揉按哥哥的大腿,向里挤,用力挤。

张艺兴不明白身后发生的一切,他只知道弟弟难受,会来找自己帮忙。这样弟弟就会舒服。他本就是欲望少的那一类,自己解决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快乐。耳边的喘息越来越重,按自己腿的手慢慢掐上了自己的腰。他知道这是快了,他已经没什么力气,只能靠着弟弟。等待某一个瞬间,滚烫的液体喷发,弟弟满足的笑意。

“快冲冲,开心了吧”他拍拍弟弟的脸,委屈神色不见了,一脸愉悦,说什么都乖乖听话。

几年后张艺兴回想,才觉得当时是多么的荒唐。

而自己,居然对他说,“以后找了女朋友,要很温柔哦。”


评论(6)

热度(67)